關於部落格
0313*換版型,是部長的藍色。
  • 43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300題】一百二十八,漣漪

 

           「如果看著你的眼睛,就能夠知道你心中在想什麼嗎,主人?」

           想講,可是說不出口。

          

           請叫我野生動物。

           他是故意的,以為用這個方式就能抑制自己的感情,『嘟--你的防火牆不夠嚴密,請更換最新版本。』系統音一直在響,可是他拒絕去聆聽。

           他以為自己的心如此堅強,堅強到可以自癒。

           結果如此:『你的防火強已被攻陷。』

 

           (你的心防又再次被瓦解了,親愛的孩子。)

 

 

           他以為不要見到他就沒事了,天真的想法。

           他以為靠見面以外的方式繼續保持聯絡,就不會思念。

           ……他在上課時一直看著寫有奇怪內容的筆記本,手指撫摸上面著鉛筆劃過的痕跡,流暢的書寫筆法,是那人的筆跡。

           「吶,嗨。」

           之後他選擇--也不是自願選擇,與對方日日見面。

           (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看到他的笑容。)他微微笑,好膚淺,但是好方便。只要讓嘴角以奇妙的角度上揚,就可以掩飾心中的波瀾。

           多麼想要撲抱上去,把頭埋在那人的頸窩,把手深入他那凌亂的髮絲,好久沒有聞到他身上那股自然的芬芳--可是他忍下來了。

           妄想什麼的,就全部擋在嘴角之內罷。

 

           更早更早更早以前的一開始,他不是這樣的。就像是處男--他現在其實也是,從來沒有跟人做過

牽手(包含)以上的肢體接觸。都是那人害的,他現在的心中一直在責怪著在他身旁座位上睡著的傢伙。明明一點兒也不熟的那人,卻在某一天莫名的抱住了他。

           反感?那當然!可是他的身體卻不能動彈…而從那日之後,那人開始每日每月黏在他身旁,牽他的手摟他的肩,歡笑打鬧。他對那人感情從最早的『好煩』變成無感的『唔……』,然後當他開始覺得『這樣也不壞』甚至『喜歡』時。

          

           那人突然的,就如同一開始,放開了他的手。

          

           他突然很想飆髒話。

           但他發過誓,從來不講髒話。

           他開始慌開始苦惱開始思念開始常常生氣,他將淚水或是恨意或是……忍在心裡。「你覺得他有沒有什麼改變?」他問離他們最近的那些朋友們,回答都是「NO」。

           他發現自己已經放不開了……那人。

           他發現曾經被封閉在心底的記憶又浮現了。

           》「所以說呀,我們,很討厭你喔。」

           小孩子純真的笑靨,嘴上說的卻是這句如刀割般的話。

           他的笑容頓時停滯,他的眼神逐漸空洞,他發現這裡已經沒有自己的容身之處。

 

 

           「你別想那麼多。」苦惱。

           「你以為我做得到?」冷笑。

 

 

           他在高一時想起了自己的中二。

           他在面對著這人時想起了那個人。

           他在這段日子裡把那段日子再體驗了一遍。

 

           畢業後他重灌了自己的防毒軟體,損耗很大所以修補起來也格外的慢,一開始他很有耐心的等,但是它的完成日期看似遙遙無期。

           他等不及了,在防毒軟體灌完之前,他下載了第一份檔案。

           是一張.jpg的劣質影像檔,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影像從那天之後就再也刪不掉了。

           他並沒有特別在意,因為那影像只是呆在那裡,「系統提示:本影像無法刪除,請稍後再試。」久而久之他也就膩了,選擇繼續儲存別的檔案。直到某日,嘟聲又響起。

           「該死。」他咒罵,罵他自己,怨恨他自己又再一次,親手將建築的防火網攻滅。

           他開始研究那張影像檔。

           他發現系統中所有的圖示都被換成了那張影像檔。

           他樂在其中,卻又開始害怕。

           影像的幻滅。

           絕望。

          

 

 

           匡噹,鐵籠摔落地上,飼料灑滿白色的大理石地板。

 

 

           「主人,我錯了,對不起,請不要拋棄我。」

           淚眼婆娑,但話未出口,籠子的鎖已別上。

 

           那人的眼神裡曾經有你,但真的只是曾經。

 

           「吶、吶。」

           他向前走了一步,被眼前的人擁了個滿懷。

           「你呀,真的好可愛好可愛。」那人說,他把頭低下去不敢抬頭,說不上是羞澀,只是多少還是要假裝有在害羞。

           那人在他的心裡挖出了一塊舊事,血淋淋的扔在一旁,用軟鬆的鮮奶油灌滿,他的心裡滿是甜蜜,但他還是有著危機意識的。

           他約你去吃飯,兩人快樂的逛街,手牽著手回家,然後他從夢中醒來。

           他意識到了現在的處境:又一個愉快夢境的崩解,好一個人生歷練。

           這次他的心已經被削弱太多太多,已經沒有再次自我修復的機制了,他開始認真的去問去想去探討──『我到底做了什麼?』

          

           他找不到答案。

          

           他哭他鬧他難過他發了瘋似的去騷擾別人,他笑得比平常更開懷燦爛,他開始回想以往的種種,他開始想在之前那個時間點就死去好留下最好回憶。

           他痛苦得連對方的改變都覺察不到。

 

 

           「你愛上他了吧?」戲謔。

           「這是愛,只是這不是戀愛。」冷靜。

 

 

           他想起幾年前,身處最深的淵藪中時,那些負面的情緒。

           其實它們的構成粒子並不壞,只是有點偏執。

           他開始重新構築它們。

           他把自己關在負面情緒的牢籠中。

 

           「寫一下自我介紹吧,吶。」

           朋友傳了檔案過來,內容有一項「最討厭的…?」他正處於十分愉快的情境中,所以他填了「負面情緒」。

           事後他時常後悔,因為他常常處於那種狀態下。

           但他又覺得超級合理,畢竟他在這世界上最討厭的就是自己。

           他很矛盾。

           「喂,我告訴你喔,你不要跟別人說是我說的喔。」

           「嗯?怎麼了嗎?」微笑。

           「那個誰誰誰呀,他有一天跟我說,說你很像有雙重人格。」

           「咦──?」微微笑。

           「他說你的心情時好時壞的,成績也時高時低的,超詭異的。」

           「啊啊……」

           他臉上的笑意非常深,『哇喔,好貼切』,他頓時很想衝上前去擁抱那位這樣說的同學。

           是人都會有小小的人格差異,他也不例外,但是他人格之間的差異更深更遠。「為什麼?」他自問,「我是AB型。」他自答,好爛的藉口。

          

           他其實很喜歡自己這樣的人格差異,用不同的角度去看同一件事……雖然戰勝的往往都是最消極的那個,但這樣子不是很有趣嗎?

           其實他有一個裏人格,但是它很黑很黑,它只在沒有月亮的晚上出現。

           喔,也有可能在心情不好的夏日午後出現。

 

           他在別人面前都是溫和的,但那天,裏人格先生出現了。

           「你做什麼?」他瞪著眼前跟他開著玩笑的朋友,「我有哪裡惹到你嗎?」

           「咦──。」對方納悶,有些畏縮。

           他這時從背後掐住了裏人格的脖子,趁自己重心不穩前逃開那個處境。

           他哭。

           不不不,他哪那麼容易哭,他想哭,可是現在它只能專心對付裏人格。

           『嘿,親愛的,你以為這樣就制得住我?』裏人格冷笑,『你以為你自己本身有多純潔?』

           他愣了一下,裏人格繼續說:『你以為自己是完美的超我?別開玩笑了!你心中明明就充滿了那些野性的執著和渴望,不是嗎?寶貝……』

           表人格被擊沉了,他的生活墜入地獄。

 

 

           他憑著沒來由的衝勁,傳了一堆負面的簡訊。

           那人只回了一篇,但是他哭了。

           他覺得他真的是世界上最污穢最糟糕最愚蠢的生物。

           他無法抵抗的是純淨的心。

 

 

           他露出難以言喻的表情(笑容?),走進吵雜的教室。

 

 

           「主…人,謝謝…你。」

           卻連句感謝都說不出口。

 

           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反正不關他的事,他走進教室卻發現氣氛不同。

           就說了,反正,那不關他的事。

 

           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他超級在意,他點開即時通訊軟體的面板。

           輸入字,語言,傳遞不了一切。

 

           他看著那人的表情。

           他找不到的與他找得到的訊息。

           他覺得全都沒有事了──即使那人面露愁容。

 

           他自己為自己解圍。

           他私自把對方的訊息看作答案。

           他希望可以更加肯定──對方沒有在討厭他。

 

 

 

           他回不了家。

 

End of 2765 Word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